<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
    瀚瑋在線看書 > 女生頻道 > 元帥您馬甲掉了

    第四章 圣旨降臨

    推薦閱讀: 半島小導游一氣成神時空法則九轉陰陽訣電影世界私人訂制藥師的寵妃之路莫裝B!裝遭雷劈!九星毒奶大首長,小媳婦龍王婿名媛新貴紫氣凜然姜一牧龍師肥妻翻身:凜少,你的羊皮掉了棋祖九州天離行龍鳳雙寶:農家娘子喜種田美食供應商我有一幅山河社稷圖楚王妃軍工霸業格物求道權國仙界網絡直播間前方動漫有高能帶著淘寶穿越陳立秦婉天可汗史上最牛暴君超天大帝神級高手在都市回到過去當女神從火影開始當愿望神同為不詳物我的極品美女上司蕭易李曉佳重生之超級金融帝國絕代玉梟暴力軍嫂有點甜織田家的臨濟僧重生我是一個神寧浠戰北爵純情陸少火辣辣寶藏獵人英雄聯盟之職業人生紅樓之林家大小姐醫現生機穿越諸天當邪神神武戰王狂暴吞噬升級修仙界銷售王者異界顧問生存指南我也是大明星秦穿之逐鹿天下最后一個魔神漫威之我有閃閃果實爆萌小邪妃:腹黑王爺不靠譜又是向妖孽仙尊求救的一天莽出奇跡重生之大明攝政王反派之王仙尊每天都在復活白月光我的武功不對勁絕品醫神萬劍至尊大唐第一莽夫重生之大明攝政王王者系統:從貂蟬開始秀起來謝邀!人在漫威,至尊毀滅日最領主末世之被逼成王八零軍嫂嬌養記異界魔君僵尸問道千生島廣告時代簫聲落落在斗羅吞天滅道微微一笑很傾城范賢穆婉兒嗜睡王妃太逆天魂踏蒼穹最古之妖人皇紀沒錯就是我了!拯救全球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種你異能很強,但下一秒就是我的了三國之天下我做主修仙,無盡輪回穿個平安喜樂甜妻春妮的種田生活我,瘋狂氪金,修為排行榜第一!星徒獵天爭鋒美劇里的大亨韓娛之魔女孝淵人在海賊:差點暴露我比羅杰還強葉知秋虞采薇武極神王穿越無限萬界火影之最強天賦撩婚101式:重生嬌妻,有點甜禍國毒妃不從良帝醫醉妃一婚成癮:神秘總裁的緋聞妻姜予安傅北行農門世子妃嬌寵日常大都市小保安柏先生的定制女友計劃刀劍誅神重生到傳火世界漫威之無敵符咒無上劍主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蕭少爺修仙全職狂少大理寺神斷天才三寶:神秘爹地是大佬
    她的傷心不似作假,難道真的是他多疑了?白修遠仍然不信。
      就單從程清的表現來看,作為程越的妹妹,她的確有過人之處。但就是太鎮定了,才讓人起疑。
      白修遠覺得在這件事上,程清或許已經早有打算了。
      只是不知他們這樣貿然出手,會不會打亂她的計劃?
      這些都是白修遠的猜測,現在他對程清還不是很了解,有些話也不能就這樣說出來。
      “程姑娘節哀,相信元帥在天之靈,也不希望你如此傷心!卑仔捱h安慰道。
      程清點點頭,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眼見前方就是朱雀大街了,她開口道:“白公子就送我到此吧,我還要去買些紙錢香燭回去!
      沒想到剛才那么混亂的情況下,她不僅注意到他的名字,而且還記住了,白修遠微微一怔。
      想了想,白修遠道:“你獨自在外不安全,我不放心,我還是先送你回去。府上有留下幾個弟兄,程姑娘需要什么盡可以吩咐他們!
      “那就多謝白公子了!背糖逡膊豢蜌饬,她出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程姑娘不必客氣!
      白修遠把程清送回家后,自己出錢給士兵,讓他們去買香燭紙錢,接著就走了。
      程清本不想占他的便宜,但白修遠說他是程越的好兄弟,跟他計較錢就是看不起他,她被堵得無言以對,只能隨了他。
      兩人在門外的互動被里面的程父看得清清楚楚的,頓時氣得臉色鐵青,等到程清回來時,不給她任何辯解的機會道:“你給我跪下!
      “爹?”程清依言跪了下去,不太明白他發的什么火,求助地看向哥哥。
      程越心疼她的膝蓋,道:“爹,有話好好說,您別讓她跪啊,她的膝蓋我好不容易才用草藥給她把疤痕去得七七八八,這一跪又要青了!
      程父差點沒給他氣死,瞪了他一眼,恨鐵不成鋼地道:“你啊你,從小就是妹妹奴,我怎么生了你這么個不成器的?看看別人家的,哪家兄妹像你們這樣的?”
      “我心疼妹妹,我不覺得有錯。再說,她跪壞了,您老就不心疼了?妹妹剛回來那會兒,您看到她身上的傷都心疼哭了呢!睂τ趯欁约好妹眠@件事情上,程越固執得很,平時再怎么順著父親,說起這事兒必頂回去。
      說完就把程清拉起來了,彎腰給她拍了拍膝蓋上的灰塵。
      “你!”程父老底被翻,漲紅了臉,指著程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程清!”說不過程越,程父就把矛頭指向了程清,教了半個月了,這閨女還是沒有認識到自己是個女兒家,怎么隨便跟男人回來?這要出了什么風言風語,她的閨譽就毀了!
      “爹,到底什么事兒?您這么生氣?”程清賠笑著問。
      “你不是答應爹不跟那些人來往了嗎?還說什么去打聽太師府在什么地方,我看你就是唬你爹我!背谈复岛拥裳,作勢挺兇,但那些真的傷人的話都沒有說出口。
      他的音量一下子沒控制住,說得比較大聲,程清連忙伸手把他往里拉了下,看了看外面沒什么反應的士兵,松了口氣,道:“爹,您小聲一點!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不卡
    <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