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
    瀚瑋在線看書 > 女生頻道 > 元帥您馬甲掉了

    第兩百八十章 計劃開始

    推薦閱讀: 張順神級紫荊花牧場萬古靈劫萌妻出沒,悶騷老公求抱抱在地下城用搞笑角色技能的我無敵了刁蠻;ǖ馁N身武神進擊的魔教少主我是一只哥布林神人沈度大明軍工帝國輔炎漢逆手黑白子我真要逆天啦縱橫三國的鐵血騎兵茍在史前兩億年凌天戰魂校草頭號寵:麻辣公主小甜心幻想世界大穿越我愛狐仙蕭策葉雨欣大師兄讓妖怪抓走了抗戰之烽火兄弟穿越之傻王啞妃我家兇獸超萌噠掌御諸天時空我的七個姐姐傾國傾城七天七夜怒戰山海馭香我元嬰又跑路了重生都市仙尊錦繡良田:山里漢狂寵悍妻!我的父親叫滅霸古玩人生吞天決南寶衣蕭弈房車求生:我有百倍增幅系統戈地圖在1985明德皇后傳此地有仙氣那一年1977超級廢婿我的末世蟲巢侯門醫妃有點毒林秀秀大隋第三世極品婆婆修仙記權臣寵妃:反派少女嬌又野快穿之大佬為我折腰執掌龍宮重生1994之足壇風云星辰之緣我的七個姐姐風華絕代棄妃不好惹拿著Switch的訓練家桃殀少年閣逆天王妃:王爺,定萌約不敗狼兵唯一法神最強天賦升級系統穿越全能網紅病弱陰沉竹馬被我親懵了三國神話世界總裁老公,太撩人!超級王者榮耀陳偉周毅皇城有寶珠被徒弟聲討,記憶曝光后全天下為他落淚來自大佬的危機陳偉周毅精靈:史上最強搜查官巔峰狂戰我,律者克星第一兵王我的七個師妹傾國傾城開局逃婚,無敵大反派系統上線我的鄰居是女妖重生后,厲太太后悔了白初薇冷厲隨身空間:重生80年代李問天蘇煙雨造化諸天萬界不正經西行記長夜笛我是洪荒第一人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步步為局體內有個垃圾處理站絕世牧師圣獸戰魂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迫嫁為妾:王爺太放肆三國召喚女將葉昊鄭漫兒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萬界之活久見億萬總裁的貧民小甜妻葉婉晴顧靳淵安思柔冷夜機無敵戰王狂妻來襲:九爺,早安!周青都市之終極奶爸重生校園:最強大小姐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邪帝纏身:爆寵神醫狂妃永恒之門神醫傾城:腹黑兒子妖孽爹沉寂三年!無憂道祖企道神功洪荒歷西門丘異界縱橫紈绔瘋子第戎功夫神醫在都市至尊輪回主宰腹黑三公主的復仇逆流萬界從誅仙開始我真不是角色球員
    程清冒著冷汗,道:“來不及了,無淵,我把計劃告訴你,你不要打岔!
      
      說著,程清盡量簡要的告訴了他這次行動的計劃。
      
      趙無淵邊聽邊點頭。
      
      這方還沒說完,聽到聲音的漆雕烈等人趕了過來。
      
      程清加快語速,在他們來之前,把計劃全都告訴給了趙無淵。
      
      趙無淵鄭重地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師父,你怎么了?”漆雕烈等人一過來就看見了程清臉色蒼白,捂住腹部的手指都是血。
      
      白修遠將人打橫抱起,轉身快步離開。
      
      “哎!”
      
      “黑臉烈,你們等等!”
      
      漆雕烈等人正要追去,被趙無淵叫住了。
      
      幾人追不上白修遠的腳步,回過身來圍住趙無淵。
      
      “師父她到底怎么傷的?!”陶良宇著急的問道,她的傷勢看起來實在有些嚴重了。
      
      趙無淵看著他們焦急的樣子,道:“你們放心,她的傷勢看著嚇人,實際上就是皮外傷,程兄帶她去療傷了,很快就會沒事的,你們不用擔心。罪魁禍首已經死了,就在那兒!
      
      眾人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看到了挨了幾十處刀傷,血流遍地的容翰。
      
      “我就知道這小子不安好心,竟然敢殺師父!”漆雕烈走過去就踹了尸體一腳。
      
      直踹得翻了幾個身,可見力氣用得有多大。
      
      “先冷靜冷靜,清兒有話交代,你們過來!壁w無淵看著容翰的尸體也生氣,語氣冷了許多。
      
      聽到程清還有話吩咐,眾人都圍了過來。
      
      “這具尸體先毀了,等會兒就丟到火里面,回去以后,千萬不要說他死了,就說滅了趙無絕以后,他就不知所蹤,而清兒重傷昏迷,已經送往神醫谷救命去了,我會先去見皇上,把事情說清楚,要是過后皇上提你們去問,切記,一定要這樣說!壁w無淵鄭重的囑咐道。
      
      眾人點頭。
      
      “明白了!
      
      “開始行動!
      
      漆雕烈等人立刻開始動作起來。
      
      他們沒有問為什么,只是服從命令。
      
      這是程清以前教他們的,行動的時候,只需要聽從命令,不要問為什么,事后自會解釋給他們原因。
      
      秉持著這個習慣,他們直至現在,都對任務本身的深意沒有什么好奇心。
      
      趙無淵看著他們井然有序的行動,內心也是大嘆一口氣。
      
      他們所有人都知道清兒就是元帥,為何獨獨要瞞著他一個人?
      
      ……
      
      當夜,‘程清’‘程越’連夜離開了安平。
      
      被無數的雙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太師府內,地下密道之中。
      
      秋雁給程清上藥包扎傷口,小丫頭眉頭皺的死緊。
      
      趙無燕看著心疼得不得了,尤其是靠在自己肩膀上的程清坑都不吭一聲,她就更心疼了,“姐姐,你現在感覺怎么樣?是不是很疼?”
      
      程清聞言,笑了笑,道:“我還在奇怪呢,這次上藥怎么一點都不疼?秋雁,這是怎么回事?”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不卡
    <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