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
    瀚瑋在線看書 > 女生頻道 > 元帥您馬甲掉了

    第兩百五十三章 問話

    推薦閱讀: 逃出我的大腦人間重啟之藏天下太古狂神無敵小縣令天才律師世子在線求生阿姨,不是說好不努力了嗎?逆襲吧廠狗人在三國,開局自爆穿越者身份仙途異類都市透視眼萬妖圣祖都市逆襲為龍北境逆天劍歌破軍臨之凡界卷一首十年虐哭渣女,我強勢復出重生后我在公主府里養反派我為美食狂亂世偽天子萬界收納箱我的冷艷總裁房客仙途凡路超級抽獎神皇魔帝從另一個世界開始大暴君蝕骨纏綿:琛爺的心尖寵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蓋世邪君顧先生追妻又翻車了極品地府:這個閻王不靠譜我本飛揚斗羅大陸之七怪成神之路林辰顧悅兮貧道以德服人九轉道經藥香滿園:最強女神醫都市最強奶爸淵龍狂戰基礎劍法999級我打造了超凡組織我在外星人面前耍大刀網游之火女仙韻傳北斗帝尊鳳棲梧桐玲瓏天機我師姐總是對我有非分之想農女的錦繡良園趙明文雯白夜擎池穗太子爺紈绔記萬古最強神婿妖皇大唐之逍遙王頑皮千金:帝少,晚上好!邪皇上榻:愛妃太可口身在海賊想當王卻靠兒子打天下我的青春年華怎可能到了黃昏異世狂魔戰神神醫獸妃:妖王,寵上天!楚然女總裁的神醫老公棄婦學醫歸來后轟動了世界歡樂種田:翻身農女把歌唱都市超級戰醫玄幻:我什么時候無敵了我用副職加天賦重生之豁然快穿之今天有好戲看么綁定撩妹系統那就這樣吧顧少縱妻難自拔全民領主:無限進化諸天大武神生肖神紀禁欲皇叔心尖寵閨趣大唐風流小地主開局姐姐是諸葛大力雨下有緣人九陽踏天星獸家園極品透視仙醫富可敵國最強上門狂婿第一至尊十方武圣娛樂之荒野食神楊凌王欣怡神醫魔后帝國大航海五爺的新寵夢主千秋重生之總有家人想害我神棍有背景非你莫屬:腹黑小叔寵上癮億萬盛寵只為你重生之巔峰強少冷艷女總裁的未婚夫都市至尊天帝都市之至尊龍婿戰兵利昂帶著工業革命系統回明朝虎帥師祖我不敢了重生之潮起1999一出生就是太子妃我要做太孫我有手工系統身為妖帝的我竟然成了勇者紅塵如斯無限穿越港片世界日娛之用愛發電重生1998年一劍縱橫閃婚后,首富老公強勢寵妻向陽處的日娛不孝子孫開局請老祖宗赴死官路人心
    程清挑眉笑著看向他,展示般的道:“喏,我說了沒事吧!
      
      “你有心事!比莺部粗。
      
      “喝酒就喝酒,我哪兒有什么心事?”程清勾了勾唇,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并不達眼底。
      
      容翰卻是不信她,他看到了她的眼睛里沒有一點笑意。趙無夜做的事情,他都知道。
      
      白修遠口不能言,只能臥床休養,雖保下了一條命,但精神恍惚,都是因為趙無夜。
      
      自己心愛的人這般情況,程清怎能真的沒心沒肺的開心笑?
      
      “為何?”容翰問道,為何想邀他喝酒?即便是救恩之恩,也沒有道理三番兩次的請一個男子喝酒,難道她就不怕白修遠誤會?
      
      程清失笑,好笑問道:“怎么又多出個為何來了?”
      
      “主子也救過你!比莺苍贌o厘頭的說了一句。
      
      換個人來,說不定就一頭霧水了。
      
      但程清懂,容翰也知道她能懂。
      
      “他的恩,我已經報了!背糖迕有Φ,剩下的,只有仇。
      
      容翰疑惑的看著她。
      
      程清也不準備解釋,自顧自的道:“我沒什么可報答你的,你又總是見不到人影,不如你現在從這里跳下去,我拉你一把,咱倆這債就算兩清了好不好?”
      
      容翰:“……”
      
      看著她開玩笑的語氣,真誠的表情,一時間,他分不清楚她到底說真的還是假的。
      
      程清拿起酒壇,又喝了一口。
      
      容翰見她又喝,眸子沉了沉,寬大的手指蜷縮起來,他沒有立場去一直阻止她喝酒。
      
      程清看出他的情緒,再喝了一口。
      
      容翰心底深處的什么東西好像被喚醒過來,眼睛里的顏色越來越深。
      
      程清眸子微動,判斷他原先的家人應該就是這樣的喝酒喝沒的。
      
      別怪她惡意揣測,這家伙表現得實在太像了。
      
      而且她也讓白修遠找人去查過他的底,得到的結果就是孑然一身。
      
      除此之外什么都查不到,好像這個人是怎么來的都被刻意抹去了一樣。
      
      “我是開玩笑的!
      
      靜默了一會兒,程清開口道。
      
      容翰沒有應聲。
      
      “坐啊,明明是我請你喝酒的,怎么這會換成光看我喝了!背糖逋,一臉的莫名其妙。
      
      容翰深深的看了她兩眼,走到她的對面坐了下來,問道:“你哥哥不管你?”
      
      程清低下頭,笑道:“他不管我這些,有時候我也需要這樣做!
      
      容翰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皺緊了眉頭。
      
      程清也不說話了,就低著頭喝酒。
      
      很快,兩人喝光了這里所有的酒。
      
      等到程清去摸酒壇子的時候,才發現這些酒壇子里面都沒有酒了。
      
      她滿臉酡紅,目光微微有些迷離的看向對面的容翰,甩了甩頭,定定的看著他,笑道:“修遠,怎么你也來了?”
      
      努力克制自己醉意的容翰,聽到她這么一聲,頓了下,抬頭看向了她。
      
      程清,喝醉了。
      
      容翰站了起來,然而剛剛站起來他的頭就猛地暈了一下,接著腦子便有點糊涂了。
      
      程清瞇著眼睛看著他,等待他下一步動作。
      
      容翰腦子一糊涂,便忘記了自己是要干什么來著,又坐了回去。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不卡
    <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