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
    瀚瑋在線看書 > 女生頻道 > 元帥您馬甲掉了

    第兩百五十二章 灌酒

    推薦閱讀: 當人類最強轉生成狗萬界怒神剛助女帝平天下,她卻要賜死我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完美執教戀上我的冰山女友我就是妖怪奮斗1981神的亂入二次元生活我在地獄中誕生翻天黃金妖瞳蘇紅珊韓夜霖穿越之我是幕后黑手小奴為妃:冷漠皇帝為她心動了重生后,皇帝前夫真香了快穿之魅者無疆我的師傅是孫悟空超能:我有一面復刻鏡我才不做救世主靈風仙途我從火影開始成為百鬼之主先動心的是他混跡在電影世界影后重生:國民老公,不離婚!關于我基友是魔法少女這件事在影視世界里降妖除魔系統內卷嚴重,都來為我打工超神萬界QQ群絕世神龍女配修仙劫在穿書后拯救自己真的太難了天生為王三國領主時代全球覺醒默讀超神鑄刀師超級公子大明合伙人老九門重生之仙尊歸來春野小村醫夢游南宋妖奴滾上榻:太子,哪里逃星際之最強指揮官神級帝皇召喚系統西游之開局就舉報大佬她帶著商業街重生了快穿系統反派要逆襲李漁權力之門不知星辰有靈燈王妃又雙叒要抱大腿了偏執狂太子暗戀我(重生)我的恐怖增幅器我,模擬器商人,加入聊天群我去萬界做任務重生之最強狂坦明星的正確打開方式怒火戰神韓征蘇秦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快穿攻略:妖孽反派,太會寵!超級捉鬼道長漫威之火影降臨混沌雷神無限之只有我能強化驚天劍神人間最得意棗知道逆轉重生1990重生之大紈绔名偵探世界里的巫師從抽獎送電瓶車到全球首富我的家里真的有礦我是主角他老爹都市異能之眼里乾坤重生之互聯網帝國大唐之我太上皇絕不攤牌寵物小精靈之貧民醫入白蛇萬界沙盤游戲我靠美顏穩住天下一念佛魔北滄圣人錄豪婿無雙女兒的聲音我!神威剛猛僵尸王黃龍道人傳穿越后我靠種田成了全民團寵網游之諸侯爭霸楊開夏凝裳三世重生之無敵于世生音三國之無限召喚以和為貴誅天劍殤吳東周美珠廢物能力列表大道永夜覆漢重生麻雀變鳳凰重生大時代:我的崛起人生我真的不想努力了冰山女神的小醫神一世梟龍乖寵甜心:歐少,正經點寵婚成癮:凌少求離婚仙株人間尸世凄惶永恒尖叫女王火影之少女地怨虞被流放的外掛玩家辣手小王妃:修羅王爺,請給錢抬棺匠黑暗無限刑警檔案我師姐總是對我有非分之想湖人有個孫大圣山大王家的小嬌妻
    容翰再次遲疑了一下,然后再和她碰了杯。
      
      這次遲疑的時間比較短,敏感的程清,瞬間就感覺出來了。
      
      不過她并不動聲色,又將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桌上有些色香味俱全的小菜,然而兩人都是沒有動的意思。
      
      容翰不說話,基本都是程清開口。
      
      酒過三巡之后,容翰微醺,程清一點事兒也沒有。
      
      看到容翰那張木頭臉總算露出點表情了,程清露出狡黠的神情,眉眼彎彎。
      
      起身繼續給他倒酒,道:“容大哥,你這酒量有點不太好,平常要跟著保護他,一定很少喝酒吧?”
      
      “……沒有!
      
      容翰說出了見面這么久以后的第一句話。
      
      其實也是讓程清給逼的,連著喝了三杯,他只是微醺而已,腦子清楚,也沒有頭重腳輕的情況,這已經比大多數人都好多了。
      
      原本不錯的酒量,到了程清這里就是有點不太好,聽著心里都有落差。
      
      程清言笑晏晏,笑意更濃,道:“沒有呀?想必那就沒什么關系了,酒杯太慢了,還是一壇一壇的來吧!
      
      說著,程清把手里的那壇給了容翰,自己開了壇新的,道:“你的酒量比我的差點,就先和那壇吧……”
      
      程清話音未落,手里的酒就被奪走了。
      
      男性的尊嚴受到了挑戰,容翰一個腦熱,拿過酒壇便仰頭喝了起來。
      
      或許是容翰考慮到她是女人,點的酒,壇子并不大,一壇酒只有半斤左右。
      
      容翰對著酒壇子喝,一小壇子酒很快就見了底。
      
      酒壇放在桌上,他的臉紅了起來。
      
      程清笑道:“容大哥真漢子,我程清服了,我也來!
      
      說完,程清拿起原先的那壇酒,準備喝,被容翰按住了。
      
      程清不解的看向他。
      
      容翰道:“別喝太多!
      
      程清以為他在擔心她等會兒喝高了,她笑道:“你放心,我是千杯不倒,這點酒,對我來說,毛毛雨!
      
      容翰還是按著,抬頭看向她,望了半晌,問道:“你真是個女人?”
      
      這話問出來又太唐突了一點,問完以后,容翰就后悔了。
      
      程清笑了起來,道:“我真的是個女人!
      
      容翰羞赧低頭,道:“對不起!
      
      程清瞇著眼睛看他,確定他喝多了。
      
      這個人,從認識到現在,和她說過的話,一只手都數的過來。
      
      剛才在沒喝多少之前,他跟個悶油瓶似的,一聲不吭的,任她再怎么說都不蹦個字出來。
      
      喝多了話就開始多了。
      
      “容大哥討媳婦兒了嗎?”程清問道。
      
      容翰搖了搖頭,常年握劍的手抬起來揉了揉眉間。
      
      程清看著他按著酒壇的手,道:“冒昧的問一句,容大哥今年貴庚?”
      
      “二十八!比莺泊鸬。
      
      “容大哥年紀也不小了,怎么不討一房媳婦兒?”程清問道。
      
      容翰喝多了酒,腦子都懵了不少,思緒跟著程清走,道:“不想!
      
      “是嗎?真的不想?”程清問道。
      
      容翰有些煩躁的皺了皺眉,但還是點點頭。
      
      “那容大哥有喜歡過誰嗎?”這句話問得更唐突了,程清卻半點都沒有唐突的自覺,還是那么笑吟吟的。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不卡
    <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