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
    瀚瑋在線看書 > 女生頻道 > 元帥您馬甲掉了

    第一百二十四章 喜歡她的好處

    推薦閱讀: 毒醫狂妃:無良病王請接招重生八零團寵小神醫毀滅游戲火影之惡魔法則斗羅大陸之我的武魂沙奈朵斗羅之神奇的系統皇后這個職業綠茵表演家我的異世界物語低維革命重生之將門孤女最佳幸運,教授大人怎么了?獨域帝凰:枯神骨黃龍真人異界游在惡棍面前,鬼算個啥我不想再涼了生個兒子叫什么奶爸的成仙之路逆天成凰:重生假千金殺瘋了天才主播逍遙兵王混沌紀元木葉:我在忍者世界開啟限制器守墓五年這龍珠有毒奇妙精靈召喚師我家王妃太兇萌了全職高手之寰宇時代誅仙之青云渡靈人人在海賊四皇為分身焚燒無限我在動漫里撿尸體蕭宇我即是蟲群高冷校草:奔現吧!快穿攻略:女配逆襲虐渣記手機智商太高我玩不過他影帝從簽到開始紅衣盡滄桑簽到從合租開始劍破藩籬天降戰神在惡棍面前,鬼算個啥名門貴妻:暴君小心點穿成總裁的替身妻將門鳳華穿越:四爺的寵妃葉氏快穿之反派的幸福弦月至尊廢材四小姐:逆襲太囂張病嬌影帝,輕點親!三國戰神七絕亂2群魔亂趙穿越亂世之仙道陣靈白浪譚雅靜千年來客重生初中:首席男神撩一送一大魔祖貧家悍女惡龍咆哮~嗷嗚翻手醫仙覆手閻羅周元李清舞天災林七夜神級小刁民殺神令強勢婚寵:神秘老公從天降青麟長夜第三帝國孫悟空的人生模擬器非常直播元君瑤唐明黎蝶引來生戲安魂影視會員大穿越DC小丑日記心理禁區假如我能進入游戲世界仙道霸主在都市王妃太放肆:師兄,要抱抱!我對系統求婚了重生之紈绔女梟雄徒兒她總想改邪歸正穿越成世間最后一個神腫么辦萬古劍帝色香味叛仙伏魔首富送外賣奉子閃婚:鮮妻不準逃紹宋落拓少年載酒行龍皇進化系統辣手小王妃:修羅王爺,請給錢史上第一直播間凰臨天下:至尊魔神穿越成崩壞獸又怎樣?逍遙農夫衛青狐傾傾劍神從簽到開始成神的我重生失敗后病嬌小祖宗她盡情撒野最佳兵王女婿開局繼承千億帝國我的星空武道我的傾城小師姐開局地攤賣空氣美漫世界里的彭格列家族你的劍法很離譜附送折磨超級巨星奶爸雀閣1相親走錯桌女方年入三百億明星的正確打開方式修羅戰魂超品透視神醫陳東陽林詩曼飲唐惡魔校草:甜心,鬧夠沒!劉醒龍自選集重生國民男神:言少,狠妖孽帝君側:誰動了朕的廢后!
    “我不在乎!卑仔捱h執拗地道。
      
      “你!”
      
      程清正想罵他冥頑不靈,可是看到他眼睛里近乎幼稚的執著,她忽然罵不出口了。
      
      她可以不愛他,但是她不能踐踏他的感情。
      
      她不能那樣做,否則,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沉默在兩人中蔓延,直到白修遠幫她包扎好。
      
      “清兒!
      
      程清看向他,眼神里暗淡地幾乎沒有任何的光芒。
      
      “對不起!卑仔捱h很難受,心疼地道:“我不知道,原來你心里面背負了那么多,我還對你說出了那么多不該說的話,我很自私,一心想讓你正視自己的感情,也正視我對你的感情,卻沒有想過,這些告訴了你之后,會帶來什么?對不起!
      
      “你不用說對不起,你告訴我什么是愛,我應該感謝你!背糖宄读顺蹲旖,道。
      
      “清兒,你不是禍害!
      
      白修遠突然冒出來這句話,程清蒙了一下,這話題怎么又跳回去了?
      
      “你不是禍害!”
      
      白修遠望著她的眼睛,鄭重地說出了這句話。
      
      程清震驚地看著他,薄唇蠕動了一下,想說什么,卻沒有說出口。
      
      “清兒,你要這樣說自己,別說我不同意,你問問跟你出生入死過的兄弟,你問問那些因你而再也不受戰亂之苦的百姓!他們答不答應?!”白修遠情緒十分激動地說道。
      
      “我……”程清哽得說不出話,難過地閉上了眼睛。
      
      “清兒,你問愛上你有什么好處?我現在就告訴你!卑仔捱h深情地看著她,道:“你還記得我第一次來軍營的時候嗎?那是我最狼狽的一天,也是最絕望的一天!
      
      “那一天,是我在繼哥哥死后,又得知母親死亡的消息。當時我萬念俱灰,已經不想再活下去了。就在我想尋短見的時候,是你及時出現制止了我,然后嘲笑了我一頓!
      
      “說我,人都到了邊關了,有死的勇氣還沒有去從軍的勇氣?真是可笑!
      
      “當時,我沒有從軍的概念,想去邊關,也不過是半路上聽人說那里最危險而已!
      
      “而你,什么都不知道,卻對我說了那么一番話,當時我是不屑的,是你第二句話救了我。你還記得你說了什么嗎?”
      
      程清看進他的眼睛里,看著他帶著傷,仍然單膝跪著與她說話,眼中含了幾分熱淚,搖了搖頭。
      
      白修遠露出一個干凈溫暖的笑容,道:“你說,人死,死得有尊嚴和沒有尊嚴是有區別的,人若是死得沒有尊嚴的話,那些巴不得我死的人,會笑成什么樣?”
      
      程清點頭,聲音沙啞地道:“我記起來了,我后面還說了,你不僅要有尊嚴的死,還要拿著你的榮耀去氣死他們,去軍營就是最直接的方式!
      
      當時她就是從了軍了,在軍營里面受了不少窩囊氣,拉白修遠很大的程度上就是為了找個墊背的,救人不過是順便的事。
      
      白修遠笑了笑,道:“后來冷靜下來以后,我才發現,那些話里面有很多忽悠我的成分,可不得不說,是占了八九分的理。明白以后,我對你有愛又恨,也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我把尊嚴看得十分重要!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不卡
    <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