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
    瀚瑋在線看書 > 武俠仙俠 > 從風云開始抽卡

    第十一章 風浪相遇,好基友

    推薦閱讀: 離婚后,夫人她走上人生巔峰作死專業戶魔蔥世界的最強吃貨揀寶徐強林瑩魔起蒼山撿只貓妖成老公丁二狗的天梯人生他是言靈少女承娧洪荒天帝特種奶爸俏老婆從DNF關服開始當神豪抗戰之鋼鐵風暴我的異世界游戲西洲戰神斷天魂名門枕上婚網游之神話時代氣運戰場之百里神狙武霸天元封神之重生申公豹大圣道全球降臨御獸時代天王令蹉跎歲月諸天最強大BOSS這個女孩今夜為他盛開暗光塵埃這個游戲很有問題帝國重器大叔別想套路我踏星北國諜影締造最強職業帝闕寵:嫡女榮華重生之醫技強國FM冠軍教父龍魂神偷誤會老婆崇禎盛世天命凰妃機甲王座全能神醫木筏求生:我有簽到系統你給的愛像酒,讓我醉成狗冥主諸天劍氣縱橫神降(全息)惡魔校草心尖寵:蜜愛999次誤會老婆林旭若蘭契約了人類惡,理應成為冠位公子,我娶定你了生死帝尊反穿越調查局敗光楊蜜錢后,給她一臺高達抵債臨死前想殺個神我的老婆是扶弟魔慶余年之我是主角回到古代當貪官被召喚到異界的喪尸體內有個垃圾處理站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場織田家的臨濟僧讓巨龍再次偉大透視兵王在山村特種兵:讀書就變強美女的貼身侍衛被趕出家門后,她成了豪門團寵法醫狂妃:王爺你命中缺我超品圣醫靈氣復蘇:殺鬼就能變強陳旭數碼暴龍求生日記長夜將明恐龍大軍在異界生肖獵魂傳一念成婚:腹黑總裁別撩我絕世的修行太古冥醫在都市都市至尊高手天神學院萬界收納箱崢嶸人生龍飛鳳仵極品全能贅婿表姐別太冷直播快穿之打臉成神美人鬼骨簽到三年,我成了全球軍神世界冒險傳奇我的霍格沃茨大有問題最后一位仙者,登峰造極五十年回到北宋當城管娘親嫁到父王快跑嬌軟美人既然愛情留不住盲婚:愛妻的秘密我的絕色總裁夫人你與我的距離微速前進重生之盛世豪商我在秦時做丞相攀上漂亮女院長天兵在1917楊小樂沈君悅醫等狂兵極品爐鼎:殿下我腰帶呢農門相公追妻忙明末大軍閥家有寵妃很妖嬈黑客傳說隱婚甜寵:大財閥的小嬌妻將一夢縱橫三國之我是張遼他來自煉獄大佬們的白月光替身我不當了身在香江逼婚99次:強悍厲少,求放過國婿風水師
    隔日,正午...
      南麟劍首斷帥,與北飲狂刀聶人王的戰斗,就此的正式展開了!
      整個江湖,甚至天下,仿佛都在這一刻忽然變的風起云涌起來!
      ......
      猛烈的狂風不斷吹拂著大佛,但是在佛頂處卻莫名的停了下來。
      因為在其上,有著這么一個人。
      他身上不斷地散發著灼熱的氣勢,將那些狂風給統統的阻攔著。
      他,正是南麟劍首,斷帥!
      與昨日相比,此時的他,整個人的氣勢都變化了不少,已再無多少的邪異了。
      此時他所擁有的,只有那不斷燃燒著的純粹之火!
      不遠處,站在一旁正在丈量著岷江江水的斷浪,有些心不在焉,時不時的便往那佛頂處瞧一瞧。
      “奇怪,怎么昨日爹爹和那個江大哥一戰后,爹爹身上的氣息就出現了那么大的變化啊,不是說爹爹很輕松的就擊敗那江大哥了么...”
      斷浪心中有些狐疑。
      平日里的斷帥身上雖然也有著那股灼熱的意境,但是身上更多的還是那股邪異,但是如今那邪異卻在一夜之間統統消失...
      真的是太奇怪了!
      “算了,這終究是個好事,以后我再碰見爹爹,就不用需要先害怕一小會兒呢!
      斷浪搖了搖頭,不再想那么多,繼續的低頭開始丈量起江水了。
      此時的他依舊還是個天真的孩子,因此一直的覺得。
      哪怕是在今日之戰后,他依舊的能和自己的父親安穩的在樂山生活...
      “咦,怎么今日的水位漲的這么快啊!
      斷浪提起了手中的長繩,看著那濕了大半的位置,心中有些奇怪。
      往日這個季節江水雖然會高漲,但是頂多也就漲到與佛腳平行的地步罷了,但是今日...
      他感覺這江水,都有朝著佛腳上淹來的氣勢。
      正這么的想著,突然他感覺到了什么,頓時的抬起了頭,看向了遠處。
      然后大驚!
      他居然看見了一艘小舟竟然不敵江水湍急,被逼的直接向他邊上十幾米遠的岸邊襲來!
      “糟了,他們...”
      斷浪還來不及驚喊,就已看見小舟和岸邊的另一只佛腳猛然相撞!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小舟便已成了稀巴爛。
      不過,讓斷浪忍不住驚異的是。
      小舟上的人居然沒事...
      因為就在舟碎之際,那舟上的兩道人影,居然已閃電般的從舟上拔地而起,借勢一躍,來到了另一處的佛腳之上了!
      斷浪仔細的瞧了瞧。
      只見這兩人一大一小,大的背掛大刀,雙目精光爆射,使人一看就不寒而栗。而小的卻眉目神情異常柔和,并且帶著一些無奈,與大的那人氣質相反。
      斷浪雖然長居樂山,往日里見識過的江湖人也不算少,但是除了昨日的江羽外,這兩人都可以算得上是他見過的氣度最為不凡的人了!
      再加上今日便是其父與聶人王決戰的日子。
      因此斷浪一下子的就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他們...或許就是聶人王父子了?”
      這段日子以來,樂山之戰已是江湖的焦點,因此聶人王和聶風的信息在江湖上流傳的還蠻廣的。
      因此他還聽說過不少兩人的信息來著。
      想了想,斷浪便朝著兩人走去了。
      斷浪的行蹤自然是引起了聶人王和聶風的注意,不過他倆卻沒多說什么,只是靜靜的看著斷浪。
      但即便是什么都沒做,斷浪依舊的感受到了一股睥睨蒼生,如同魔神般的氣勢的存在。
      這讓斷浪不由得的感到了一絲壓抑。
      抱了抱拳,他朝著聶人王詢問:“敢問前輩,是否是北飲狂刀聶前輩!”
      聶人王不說話,只是看了看他,然后才‘嗯’的沉應一聲。
      后邊的聶風則是聞言更加的憂愁。
      這憂愁,甚至讓斷浪都忍不住的分散了注意力,心想:“這長發小哥兒是聶人王的兒子聶風?怎么愁眉苦臉的和送殯似的...不去村里吹個嗩吶真是可惜了...”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不卡
    <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