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
    瀚瑋在線看書 > 武俠仙俠 > 從風云開始抽卡

    第三章 再戰江湖

    推薦閱讀: 諸天大武宗遮天之萬古獨尊宇智波的正確崛起方式韓少甜寵小嬌妻九龍戰神葉凡暖風不及你深情重生之神級敗家子文娛之劍荒天帝降臨抗日先驅陳長安開局簽到人生修改器獵殺鬼子兵大佬的小祖宗又兇殘了特種戰士的校園生活我得到了很多天賦卸甲歸田傾山慕影紈绔瘋子邪醫傲妃:殿下,要吃肉!騙婚總裁,老婆很迷人超級保安在都市醫刀妙手一品嫡秀朱允炆洛天依家的貓先生提不起勁冒牌大昏君仙門贅婿逆襲手記從贈送機緣開始的斗破阿拉德之最強劍圣定諸侯蕭子寧白惜凝重生最強太子厄運悲嘆一被盜的光第一貴族,唯我華夏天驕劍指九天我的末日堡壘獸寵妖嬈:親親獸夫來生崽重生后換個相公破局許國華極品風水師漫威之大劍豪極品透視醫仙三國之廓清環宇修仙界最后的單純愛你是劫異世之斬魂決狐貍的夏天農家小娘子探靈手記易鳴李悅悅超級魔法高校重生之鬼眼神算翻涌積木之城(原名滿分戀愛設計論)我的絕色老婆我被系統逼著當咸魚重生之大導演系統我真沒想刷好感度超可靠的洪荒小師叔墜落春夜穿越香江之財富帝國精靈圖錄嫡女猛如虎:王爺寵無邊我開陰陽茶館那些年注意你好久了全職特衛超級巨龍進化玩轉香江大明天啟EXO之琉璃夢萌娘西游記幕后黑手從血族始祖開始狂龍戰婿史上最強寵物醫生三國之老師在此重生之魔教教主兇靈秘聞錄陳慕白張凡川麻那些事兒神門鬼王絕寵:王妃,請入懷陸吾武逆焚天人族領袖盛妝山河李虛道藏美利堅慕千染白彧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傲嬌神君:至尊圣妃傾天下滿城盡是黃巾軍這些年少的廢文玄幻直播:開局覺醒雙系統!汽車黑科技丹帝重生,我開局丟失了造化玉碟紅樓春劍姬劍妾劍妻與本軍師被仙人跳千古魔主剪雨繞良辰宋北云神級小村醫我們的二戰2重生之金融霸主從少林開始的夢境之旅妖道蟻尊戰巫女帝:極品邪君霸上身七百年后的世界我要做閣老我的客戶經理生涯妖生何卿異界之大敗類系統:王者重生小村姑的血玉空間斗羅之圣劍使重生八十年代逆襲超級修仙空間我就是嘻哈都市超級強少不知國舅是女郎
    “怎么突然回來了?”
      江羽有些好奇的看著眼前的步驚云問道。
      按理來說這個點他步驚云應該在外替雄霸打天下才對啊。
      不過步驚云卻沒有說話,只是徑直的走到桌邊坐下,自顧自的倒起了一飲茶,一飲而盡。
      自大半年前的那件事情之后,他身上的冰冷氣息已經越來越重了,神情也是更加的冷漠。
      除了偶爾在江羽和孔慈面前偶爾會露出一絲正常人的表情,其他的大多時候都跟個冰塊似的。
      江羽對此也是無奈。
      他已經和步驚云說霍烈沒死了。
      但是步驚云卻只相信自己的親眼所見,認為霍烈已經徹底去世了,江羽不過是在安慰他。
      除非霍烈再次重生,然后站在他的面前,否則他是絕對不會相信江羽的話的。
      這樣幾次三番下來,江羽也只能無奈的不繼續解釋了。
      畢竟...真正的霍烈,嚴格意義上來講,確實是死了。
      他決定還是看看情況,以后讓步驚云有機會和對方見一面再說吧。
      將被步驚云粗暴打開的門關上,江羽扭頭便想和步驚云說話,誰知對方卻一掌朝著他襲來。
      也不對,這算不上什么偷襲。
      因為步驚云壓根的就沒壓制住自身的殺氣和內力波動。
      而且,這都是步驚云這大半年以來經常對江羽所做的事情了。
      粗壯闊大的手掌快速在半空劃過,所到之處帶起陣陣凜冽的掌風,而掌風所過之處,江羽還隱約的聽到了一些微不可聞的海浪聲...
      這正是排云掌的第一招流水行云!
      此招掌法渾圓連綿,如水流般流暢無阻,不但可令中招者毫無反擊之力,同時還能積攢空氣中的水汽為下一招作鋪墊。
      此時從步驚云施展的動靜來看,他恐怕都已將這門武學修至大成的境界了,否則也不會修為進境如此之快。
      不過,面對這招招數,江羽卻不怎么在意。
      稍稍的運轉著體內的死渡真氣,江羽將左手微微抬起。周圍的空氣先是起了一絲焦灼之感,轉而便快速的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一道微弱的火焰。
      “你每次回來都這樣,有意思么...”
      說著他便一掌轟出,使其與步驚云的掌力對拼。
      死神之手!
      嘭!
      霸道的熾熱掌力與莫測的排云掌力碰撞。
      步驚云只感覺手掌一陣顫抖,整個人更是忍不住的后退了幾步。
      原本的那些后續招式,更是直接便被一股磅礴無比的火勁打斷...
      要不是江羽見狀及時的拉住步驚云,恐怕對方都要一頭撞到墻上去了。
      一時間,步驚云都有些自閉了。
      稍微平緩了下心情,步驚云才重新有些落寞的說道:“我與你的差距,已經大到這種地步了么...”
      雖然在半年前,他便已感受到了江羽的厲害。
      但他還是覺得這半年來,他已應該進步了不少,和江羽沒有那么大差距了才對。
      可是現在...
      別看他只是退了幾步,但那是在他近乎偷襲的情況下的對戰結果呀。
      更何況,江羽厲害的向來都是劍,而不是掌...
      “額,其實也沒那么大,你若是能再過上個半年,或許就能在我手上撐個幾十招了!
      江羽朝著步驚云安慰道。
      嗯,當然了,那是掌招,劍招就不一定了...
      步驚云顯然也是明白這點的。
      不過他的關注點很快就不在這邊了,而是轉到了另一方面上。
      “你...與雄霸有仇么?會不會殺他?”
      步驚云想了想,朝著江羽問出了這個憋在他心里很久的問題。
      江羽聞言不由得的楞了一下,有些奇怪的看著步驚云:“你為什么會這么問?”
      步驚云盯了江羽幾秒,然后才一臉嚴肅的看著江羽說道:“因為...我會殺掉任何想要殺雄霸的人,雄霸的命,必須由我拿下!”
      江羽:“......”
      好中二的臺詞啊,說出來不會羞恥的么。
      想了想,江羽搖搖頭,很是隨意的說道:“放心吧,我對雄霸的人頭沒興趣!
      步驚云聞言放心了許多,點了點頭:“那就好,我放心了!
      江羽有些無語的看著他,勸誡起來:“你還是別想太多了,未來至少十年內,你是殺不掉雄霸的...”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不卡
    <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