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

    第335章 衡山會,杜子魚

    推薦閱讀: 我會負責的九段刀我的五個扶弟魔姐姐奶狗馴養手冊當年萬里覓封侯嫡女為凰:重生王妃有點兇前任無雙重生文壇登龍術邪王盛寵:萌妃逆襲超級黃金眼妖女哪里逃盤點十大紅塵仙,我的身份瞞不住宿宇人間棘樂探源行穿書之貴女咸魚日常巨星從鐵鍋燉自己開始為國消失五年,前女友家擺我遺照穿書后賴上反派大佬無上升級系統換魂天秤御天狂尊三國之廓清環宇人皇紀余乾詭墓之惑大秦帝國之天下女扮男裝:絕色校草在身邊木葉之科技模板我真的不想這么火這個妖怪不是人王牌軍婚之持證上崗最強小少爺符女修仙傳神秘感謝信,陸澤是誰?史詩召喚天帝蘇皎皎宋持洪荒黃龍真人傳萬相之王我艦少女重生之都市無上天尊冠軍教授武道黎明在異界開醫院沒有那么難吧我真的沒有很多歌詞本逆道戰神強擊法神你乖乖的[電競]穿進游戲后我狂暴升級豪門佳婿總裁霸氣:嬌弱小妻太無助這人修煉太恐怖娘娘玩轉娛樂圈黑夜迷宮重生:完美人生滅佛從如來開始西游:我,孫悟空,誓不成佛!今天牽線成功了嗎讓法蘭西再次偉大美女總裁的絕世高手御寵法醫狂妃初愛入骨:原來你曾經來過農家俏妃異能小寵妃,神尊,太腹黑!陰陽術士重生東漢之君臨四海舊神的萬界聊天群極限單兵欲望惡魔島狂神春茂侯門不堪言爆寵甜心:惡魔校草,住隔壁遵命,女鬼大人絕世官途林修貼身小神醫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隨身桃源空間諸天最強學院鳳還巢之悍妃有毒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十萬年前老祖宗詐尸了!葉凡唐若雪都市霸主炮灰也要活下去三國之極品梟雄超級復制者無上神王在都市御九天網游之末日劍仙雙星山海傳這位大帝也是我朋友大逆轉1906從搬磚開始我成為全球首富試婚老公,用點力修仙從華娛開始西游封印師快穿大佬又在反套路隱世豪婿太太請自重絕頂圣手從千億集團開始簽到明末蒼茫爺爺異界造反,我在都市無敵了!大金主,小女仆!丑男的奮斗舊日主宰寵妻成癮,霸道機長請離婚庶女難求官居超品重生軍婚:首席軍醫不好惹!這個簡化太離譜了!偽魔王從斗羅開始錯誤黑化的女主重生之工程大師如此優秀的我重生了西游之混世大魔王神醫寵妃:王爺,賣個萌無上圣天天下為攻
    衡山會。
      
      這是一個鮮為人知的名詞。
      
      衡山都知道,三湘大地有名的景點。
      
      但后面加了個‘會’字,便形成了市井小民無從得知,而上流人士欲破其門而入,卻不得入的神秘組織。
      
      以寧牧的地位,他也是第一次聽說衡山會這個名詞。
      
      不過陳清禾顯然也看出了他的迷茫,輕輕一笑,便為他解釋起來。
      
      只是讓陳清禾有點詫異的是,富豪如寧牧這般,竟然會不知道衡山會的來歷,著實有些稀奇!
      
      不過她也沒在意,而是仔細為他解釋。
      
      衡山會是一個神秘的商圈組織,不見報紙,不通媒體,不參加各種商業活動,極其低調。
      
      但組成這個組織的成員,卻無一不是家喻戶曉的大人物。
      
      他們要么是互聯網企業的龍頭,要么是實體經濟的頂梁柱,最普通的一名成員,旗下的產業群資產,估計最少都在百億級別以上。
      
      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
      
      通俗來說,只要能賺錢,會賺錢,且身價足夠的優秀人才,都能收到衡山會的入會邀請函。
      
      他們聚在一起,形成了衡山會這個足以左右經濟市場,卻又不顯山露水的組織,其結果并不是簡單的加法相加,而是通過乘法,匯聚出更強大的力量。
      
      簡而言之,這就是一群由商界大佬們聯合在一起的小圈子。
      
      而這個小圈子里的領軍人物,便是陳清禾口中所說的杜子魚。
      
      此刻。
      
      寧牧與陳清禾已經來到馬場接待大廳的休息區,兩人坐在沙發上。
      
      喬衣珺面無表情,但不斷轉動的眼神,卻表明她并沒有摸魚,而是時刻關注著周圍的環境。
      
      盡管如今她已經是寧牧的女人。
      
      但身為保鏢的職責,和長期以來所養成的警惕敏感的性格,卻并沒有丟下。
      
      陳清禾的女秘書,則是去聯系馬場的負責人,為老板和寧牧即將要開始騎馬而工作。
      
      “照你這么說,他們豈不是壟斷了經濟?國家會允許?還有你說的那個杜子魚,是男是女?”
      
      寧牧不由好奇的看著靠在自己懷里,散發著淡淡體香的陳清禾。
      
      陳清禾似乎很享受寧牧的胸膛,依靠在懷,眼眸中仿佛都多了一份慵懶的舒服之意。
      
      聽到寧牧的疑問,她不由展眉一笑,道:“壟斷倒也談不上,不過確實會形成那種一霸多強的局面存在,國家也在管控的,而且類似衡山會這樣的組織,并不止這一家,比如說明清時期的徽商晉商,還有什么江南會,江北同學會等等這些,都是圈內共知的商業組織,說是一個組織,可實際上,成員是不受太多約束的,其實主要是一個交流的平臺,是一個人脈圈子!
      
      “至于說杜子魚,通威集團你知道么?”陳清禾看著寧牧。
      
      寧牧想了想,仔細回憶了一下,問道:“你是說搞光伏的那個通威?”
      
      “對,市值兩千億,杜子魚就是通威集團老板杜漢源的女兒,杜漢源已經消失在人前有一年多了,集團事宜全都交給他女兒杜子魚,衡山會是由杜漢源發起組織起來的,現在也都交到了杜子魚手里,而且……”
      
      說到這里,陳清禾頓了一下,目光望向周圍,小眼珠靈動的轉了幾圈。
      
      見除了喬衣珺之外,便沒人注意到這邊,她這才壓低了聲音,微微抬起身子,靠在寧牧耳邊,悄聲道:
      
      “我聽小道消息說,這個杜子魚不簡單的,她外公好像上達天聽……”
      
      說到這,陳清禾還待要細說。
      
      這時。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不卡
    <td id="sa4k6"><td id="sa4k6"></td></td>
    <td id="sa4k6"></td>
  • <nav id="sa4k6"><source id="sa4k6"></source></nav>